蚌埠在线订阅

锤子创业6年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理应求稳而不是大跃进

2020-08-02 08:04:15来源:阅读:-
锤子创业6年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理应求稳而不是大跃进

作者:龚进辉

“我做锤子科技(锤子)的梦想是改变世界,而不是赚你们几个臭钱。”这是锤子创始人罗永浩(老罗)在鸟巢发布会尾声抛出的金句。

5月15日晚上,锤子在鸟巢正式发布了坚果R1、坚果TNT两款产品,前者是锤子做手机以来的巅峰之作,将完成T1未竟的高端梦,售价3499元起;后者是老罗高调夸下海口的革命性产品,将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售价9999元。

在参加鸟巢发布会前,我认为老罗将迎来难得的高光时刻。当真正坐在鸟巢内场听完整场发布会,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既为老罗的坚持和创新精神点赞,也不禁为锤子前景担心起来。坦白讲,整场发布会给我的直观感受是:这回老罗想法过于激进。

从发布会流程来看,尽管坚果R1是锤子旗舰手机史上首次“大满贯”,实力非常强劲,但老罗并未着墨过多,其出色口才仅在调侃小米死磕跑分很无聊上闪现。显然,老罗把更多精力和重心放在坚果TNT的介绍和演示上,这款革命性产品才是重头戏。

在我看来,坚果R1强大到无可挑剔,再多溢美之词也不过分,尽管售价不菲,但京东首销很快就售罄足以证明其不俗的魅力。其实,坚果R1最大的亮点既不是跑分碾压小米MIX 2S,也不是工业设计全新突破,而是重新冲击高端市场,4年前T1折戟高端市场给初来乍到的锤子上了一课,如今其再战高端市场时机已成熟,供应链、团队、渠道等获得全方位提升。

去年11月,畅呼吸空气净化器发布之时,老罗曾表示做手机只是交朋友,做配件、智能硬件才奔着赚钱去。如今,锤子一改高性价比画风,开始发力高端市场,意味着其做手机已不满足于交朋友,而是要获取实实在在的利润,这点无可厚非,也具有可行性,前提是品牌塑造到位,这也就解释了坚果取代锤子成为手机品牌名称,锤子只作为公司名称存在。

如果说锤子进军高端市场略显激进,其继续深耕高性价比路线1—2年后再上攻可能更稳妥,但并不意味着其毫无胜算,那力推坚果TNT则是不折不扣的激进,无论是产品卖点还是市场定价,都过于超前,普通用户一时半会难以接受,市场教育之路注定道阻且长。

发布会当天是锤子6周岁生日,老罗创业6年,背负巨大的压力,承受各种嘲讽、质疑,好几次游走在倒闭边缘,最终都有惊无险地活了过来,直到去年才有所好转。为了回报锤友长期以来的支持,亦或是回归改变世界的初心,发布一款革命性产品来证明自己被提上议事日程。

事实上,老罗研发坚果TNT并非空穴来风。他曾多次提及一个残酷的事实:iPhone用户是全世界用户里最难转化的。在老罗看来,计算平台竞争异常残酷,这才是iPhone难以被取代的根本原因。尽管锤子比iPhone好60%、70%,但不足以改变命运,至少好300%才有可能,坚果TNT恰恰承载了这一重要使命。

当老罗引以为傲的坚果TNT正式亮相鸟巢时,港真,我有点失望。倒不是因为他演示时出现好几次bug,而是惊讶于其闭门造车的产品思维和自身对行业影响的盲目乐观。

一方面,老罗的确是人机交互领域的天才,坚果TNT全局手势+语音组合输入极具创新精神,但他似乎高估了用户接受程度,短期内语音交互难以成为主流人机交互方式,被外界质疑为“自嗨式创新”。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去年互联网巨头掀起“百箱大战”,甚至在双11上演激烈的价格战,促使智能音箱出货量大增,但最终沦为在线听歌工具,各大厂商精心包装的各种使用场景停留在PPT中,实用性并不高,犹如鸡肋。

换言之,普及率如此高的智能音箱对语音交互的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初出茅庐的坚果TNT想要让用户完全适应语音交互,难度非同小可,而如果不充分使用语音交互,其比传统PC效率提升300%的优势又无法发挥。同时,真实办公场景难免有点嘈杂,或多或少影响坚果TNT的使用效果,而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同时语音交互操作坚果TNT又不太现实。

另一方面,老罗对PC沦落为夕阳产业的分析非常到位,但他似乎只看到创新的光明前景,而忽略了创新落地的难度。PC产业客观发展规律告诉我们,掌握资源和影响力的强者比野心勃勃的后来者引领行业潮流概率更大。在我看来,即便坚果TNT真的能引领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但锤子单凭一己之力显然无法推动行业变革的来临,从边缘到中心难度极大,而且可能面临行业巨头的反扑,后者要么推出类似的产品来卡位,要么通过强化对优质资源(比如核心供应商)的争夺来打击。

锤子创业6年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理应求稳而不是大跃进

据悉,坚果TNT要在3个月后才开始发货,尽管老罗解释说产品有待完善、提早发布因为保密工作越来越难,但难掩锤子作为PC新秀的供应链之殇。另外,尽管高端本是PC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并非主流,4000—6000元价位段的PC才是销售主力,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像这种坚果TNT极具革命色彩的新品,价格亲民才有利于用户尝鲜,加速市场普及,价格定在普通用户消费不起的万元级别显然不理智。

明眼人都看得出,坚果TNT的本质是一台显示器,坚果R1相当于主机,AI无处不在加持的Smartisan OS是内核,坚果R1与坚果TNT联动才能大幅提升办公效率。因此,老罗的小心思是尽可能多卖坚果R1顶配版(1TB内存)+坚果TNT(R1其他版本搭配坚果TNT也能使用,只不过顶配版可以使利润最大化),为此开出了14999元的优惠价。不过,他同时赚手机、PC的钱恐怕无法如愿,在苹果统治高端手机市场、PC市场高度成熟的大背景下,用户单独购买坚果R1顶配版或坚果TNT的积极性不高,即便只买其一,也会面临老罗标榜的“吓尿功能”无法完全呈现的尴尬。

依稀记得去年5月,老罗预测锤子在2017财年内有95%的可能性实现盈利,除非出现天灾。如今,起死回生后的锤子如愿不再亏损,逐渐走上盈利正轨,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稳扎稳打是上策,而非激进扩张。要知道,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如果把坚果TNT当成核心业务甚至押宝,搞不好锤子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鸟巢发布会前夕,拥有千万级粉丝的老罗化身大V,疯狂为新品造势,无形中拔高了用户期望,而实用性不高、价格高昂的坚果TNT与市场期待有巨大落差,吐槽、质疑扑面而来也就在所难免。据我在发布会现场观察,老罗在演示坚果TNT水晶球、子弹短信等惊艳功能时,用户反响并不热烈,掌声、尖叫声稀稀拉拉,网上舆论对锤子大跃进更不客气,几乎呈现一边倒的唱衰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发布会结束后,或许是看到外界反馈不如自己预期,老罗原本答应接受媒体群访,却临时告知因身体原因不能前来,由锤子COO吴德周代为出面与媒体沟通,后者情绪低落,回答几个问题后便草草结束,难怪有人感慨这是锤子历次发布会前后,舆论反馈的期望值和实际值差距最大的一次。

可以预见的是,坚果R1(除顶配版)会大卖,助力锤子叩开高端市场的大门,而坚果TNT市场前景不容乐观,或要为激进、大胆的创新付出一定代价,而老罗坚信“少许的牺牲是必要的”,想必已做好了不被市场认可的最坏打算。换个角度看,创新是孤独的,也是场未知的冒险,总要有人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希望用好产品来改变世界的老罗正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单凭这一点就值得钦佩。

当然,坚果TNT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它为高度同质化的手机市场指出了一个新方向(长远来看是正确方向),即聚焦办公场景,提升办公效率。如果说效率三件套(一步、大爆炸、闪念胶囊)只是锤子小试牛刀,那坚果R1+坚果TNT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大招,只不过短期内很难被用户接受。

创业维艰,锤子且行且珍惜,勇者老罗加油!

猜你喜欢